header photo

导读252

陈大卫:悼念刘晓波,传播《08宪章》

July 16, 2017

中国迄今唯一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因肝癌进入晚期,医药无治,于本月13日不幸逝世。作为《08宪章》的最早签字者,我向刘晓波的在天之灵,表示深切的悼念。在悼念的同时,我产生了以下几点联想。

(一)专政体制的虚伪和无耻

刘晓波因2008年起草《08宪章》,2009年12月25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,剥夺政治权利两年,罪名是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”。这一场“愚蠢的判决,罪恶的判决”,赤裸裸地暴露出专制统治的卑劣和凶残;刘晓波前天去世,进一步反映了这个标榜依法治国的专政体制的虚伪和无耻。

刘晓波在监狱里被禁锢长达八年多,患了肝癌,却得不到应有的治疗,进入晚期已无法救治时,才让他保外就医。这个事实本身就体现了当局的非理性和不人道,可是官方媒体却把这种做法说成是“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”,真令人啼笑皆非。这使我想起不久前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学生奥托·瓦姆比尔的遭遇。他在去年1月到朝鲜旅游时,拿了酒店的宣传品,被朝鲜当局以“颠覆国家政权罪”判处劳动教养15年。经过持续不断的残酷虐待,瓦姆比尔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濒临死亡,才于今年6月13日获释回到美国,朝鲜夸口放他回美国是“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”。但瓦姆比尔只过了六天就死了。朝鲜和中国某些官方舆论的人道主义是多么相似——同样虚伪,同样无耻。他们把“颠覆国家政权”和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”的罪名加在无辜的瓦姆比尔和刘晓波的头上,关押迫害,本身就是极不人道的恶行。把人整得快要死的时候抛出来,逃避责任,居然还以人道主义来自我标榜。世界上有这样虚伪而无耻的国家行为的,大概不会多吧!

《环球时报》在13日的一篇时评里说:监狱当局安排刘晓波“保外就医,对他进行人道主义救治”。这句表白意在自我贴金,却不小心泄露了秘而不宣的真相:刘晓波长期患肝癌,却得不到监狱当局的“人道主义救治”;明明知道他的病已无法救治,死亡计日可待,才把他推到医院,免得他服刑期间死于监狱。《环球时报》的社评却说要对他“进行人道主义救治”。这是多么虚伪、多么无耻的“人道主义”啊!

(二)广泛传播《08宪章》

刘晓波领衔起草的《08宪章》,提出自由、人权、平等、共和、民主、宪政等六条价值理念,十九点基本主张,包括修改宪法、分权制衡、立法民主、人权保障、言论自由、财产保护等等。全面地描绘了中国应该选择的路径。《08宪章》发布后,海内外附议签名者上万。它表达了成千上万爱国知识分子的共同心愿和期望。当然这份宪章的内容,一些具体的要求和观点,都是可以讨论商榷的。但它毕竟是迄今为止最全面最完备的一整套救国方案和治国方案,至少可以为朝野提供一个探讨研究的基础。杜光先生在《08宪章》发表后不久写有一篇评述文章,题为《08宪章:和解的宣言,合作的宣言》,在《08宪章》发表一周年之际,他又发表一篇题为《政治改革的蓝图,宪政民主的丰碑》的纪念文章。这两篇文章的标题点出了《08宪章》的性质和善意。文章指出:《08宪章》是政治体制改革的蓝图,民主革命的纲领性文献。它立场温和,持论理性,语气平缓,态度和解,描绘出中国的合乎历史规律的发展前景,是我们应该努力促进其实现的政治蓝图,至少是一张可供参考的社会进步路线图。

从《08宪章》的六条价值理念和十三点基本主张里,我们不难理解它的起草者刘晓波的良苦用心。它不但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的意图,而且正好相反,是要把国家引上健康发展的道路,走上历史必由之路。它为当政者提供了一个可以推进改革、完善自身,从而加强执政合法性的明确无误的目标。遗憾的是,目光短浅、心胸狭隘的当政者却把它视为洪水猛兽,批判查禁,不遗余力,甚至把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”的罪名,加在它的作者的头上。掌握专制统治机器的权贵集团的倒行逆施,正好说明《08宪章》是“反对专制、争取民主的强大思想武器”。

刘晓波去世了,《08宪章》是他留给我们的极其宝贵的精神遗产。我们有责任广泛传播这份珍贵的历史文献,让它所提出的六条价值理念和十九点基本主张,为广大公民所理解,进而在理性地思考的基础上,对民族的发展前途和国家的前进方向取得共识,共同推进社会的进步。我相信,这是对刘晓波的最好的悼念。

(三)取消一党专政的祸害

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社会主义革命以来,执政者一以贯之地坚持一党专政的专制体制,对于持有不同意识形态和独立政治见解的爱国人士,一概加以排斥镇压。从反胡风、反右派、反右倾、文革、六四、直到去年7月9日开始拘捕大量维权律师,都彰显这个专制体制的凶残和无耻。把刘晓波判罪下狱,关押达八九年,重病不予救治,以致保外就医不久就不治去世。这正是这个专制政体推行人民民主专政的最新恶果。

人民民主专政的涵义,被概括为“对人民民主,对敌人专政”。所谓“对敌人专政”,就是把一切和当局的意识形态和政治见解有所不同,而且敢于坚持自己的独立见解的志士仁人,统统视为敌人而加以专政。一般说来,这些持有自己独立见解的人士,从历次政治运动中被迫害打击者,到维权律师,大都是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,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。他们正是怀着对国家发展和民族前途的关切,才致力于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,敢于批评执政当局的从意识形态到方针政策的失误,为个人权益被剥夺的受难公民伸冤。当政者如果明智的话,就应该欢迎并倾听他们提出的不同意见,支持维权的义举;同时开放舆论,让真理的源泉在自由的研究讨论中涌流,为治国理政提供重要的指导思想。遗憾的是,几十年来的执政者却拒不接受任何合理的批评建议,竟然把这些优秀的知识分子当作敌人来实行专政,实现着对奴性的顺民民主,对优秀的公民专政。几十年来,一代一代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,在他们的迫害与镇压之下,或死于非命,或无所作为,造成我们民族的无法弥补的损失。刘晓波的重病不治而逝,在专制统治的罪恶历史上,添上了一笔新的记录。

刘晓波逝世的事实再一次告诉我们,人民民主专政即一党专政,是阻碍我国健康发展的主要因素。它坚持党权高于一切,政治权力得不到应有的制约与监督;拒绝不同意见,戕害最优秀的社会群体。中国社会只有消除这个祸害,取消一党专政,改革政治体制,建立宪政民主,才能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7年7月16日

Go Back

Comment